刚刚才醒转过来的计灵犀呻吟一声又晕了过去

www.rf3788.com登录 admin 浏览

小编:也是让我们彼此之间,仍活着的人能存个念想 遗书?月如兰眼睛一亮,她的身子在颤抖,但是却是挺直了脊梁,道:在哪里? 我毁掉了。 云扬木然的说道:八哥的遗书,风尊的遗书,

也是让我们彼此之间,仍活着的人……能存个念想……”
 
    “遗书?”月如兰眼睛一亮,她的身子在颤抖,但是却是挺直了脊梁,道:“在哪里?”
 
    “我毁掉了。”
 
    云扬木然的说道:“八哥的遗书,风尊的遗书,我不敢保留……始终是干系太大,我不敢赌注万一,就算再不舍,也要确保万全。”
 
    月如兰眼中眼泪终于掉了下来,心上人留于此世的最后一点痕迹,也已不存了吗?!
 
    “那书信虽然不在……但内容我全都记在了心里。每一句,每一个字,我都记得!”
 
    云扬咬住了自己的嘴唇,声音有些颤抖,但他飞快的将那份软弱和悲伤强行压了下去。
 
    “你都记得!?”
 
    月如兰与计灵犀都是充满了盼望的看着云扬,却没有再开口说话。
 
    甚至,两女都摒住了呼吸,静等着云扬开口。
 
    她们知道,云扬既然这么说了,那就一定会将风尊的遗书背出来。
 
    纵然不能亲见心上人/哥哥所留的书函,能够知悉个中内容,仍旧是莫大的弥补。
 
    云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开始一字一句地背诵起风尊的遗书。
 
    云扬没有说大话,事实上,已经看到的每一份九尊兄弟的遗书,云扬都能通篇背诵,遗书里所有内容,早已深深烙印在了他的心里,每一字每一句,甚至是每一个标点符号,云扬都可以倒背如流,如数家珍!
 
    云扬坚信,纵使再过一百年……自己也绝对不会忘记,那其中的任何内容,任何一点点细小的细节,绝无疏漏!
 
    “……我有一个妹妹,是我唯一的亲人,妹妹叫计灵犀,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好听……”
 
    听得云扬背诵到这里的时候,计灵犀原本聆听的状态更认真了几分,竖直了耳朵,全神贯注的倾听着,期间还伴随着小声地哽咽着,却是一字也不肯稍漏,将源自哥哥的最后关心,全数深印在自己心田之中。
 
    随着遗书内容的展开,计凌风回忆自己与妹妹幼年的艰辛时光,以及自己在计氏家族的各般委屈,虽然这段内容通篇都是以一种嬉笑怒骂的诙谐口气说出来,但计灵犀却仍旧听得泪如雨下。
 
    想起那么多年,哥哥为了自己的诸多付出,原本已经累积到极点的悲伤更上层楼。一时间只觉得肝肠寸断,几乎哭得晕了过去,泣不成声……
 
    “哥哥……你最疼爱的妹妹……你就这么没看一眼就撇下她走了……你怎么就走了呢……”计灵犀泪眼迷蒙,再度将视线聚焦在那画卷上,那随风飞扬的风尊身影之上,喃喃的说着。
 
    “……我的妹妹是我的心肝宝贝,有啥好东西,先给她;好好的爱护,哄着……我妹妹生气的时候喜欢皱鼻子,谁让我妹妹皱鼻子,我从棺材里爬出来打死他!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令到计灵犀再也无力支撑,哽咽地叫了一声,直接晕了过去。
 
    月如兰抱着计灵犀软倒的身子,眼泪亦是不断的落下,却死死的瞪着眼睛,盯着云扬,静听遗书的下文。
 
    她在等,等属于她的部分,纵然,眼中已经有些失望和慌乱。
 
    她不信遗书中会不提她,她这个未婚妻!
 
    “第二个……是我的未婚妻!”
 
    随着云扬念出来这句话,月如兰的呼吸一下子停止了,喉中呓语一般地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哽咽,然后就这么全然的静止着,完全不喘气不呼吸地盯着云扬,等待着……
 
    等待着,听计凌风到底给自己留下了什么……
 
    刚才,月如兰很害怕云扬突兀的来一句,遗书完事了,再没有其他的内容了,完全没有跟她相关的部分!
 
    要是那样,月如兰觉得自己只怕会即时崩溃,心上人辞世之后的另一重沉重打击,甚至不比前者噩耗轻上多少!
 
    所幸,计凌风之遗书有相关她的部分!
 
    他还记得我!
 
    他留于此世最后的痕迹中,还包括有我!
 
    月如兰心中酸甜苦辣悲凉恐慌,齐齐的涌上心头,一时间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如同坠在云里雾里一般,身如飘絮……便如踩在了云端。
 
    你这没良心的人,却还记得我么?
 
    “……很喜欢她,她叫月如兰,好听吧?这是除了我妹妹之外,最喜欢,也是最对不起的人……”
 
    月如兰轻轻闭上了眼睛,两行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。
 
    计凌风。
 
    计郎!
 
    有你这句话,我这辈子……也值了!
 
    足够了!
 
    “……只要我活着,我就一定会娶她。等咱们九尊的事儿告一段落,我请你们喝喜酒,请所有兄弟一起喝喜酒……”
 
    月如兰听罢这句话,满是泪珠的俏脸上,露出来一抹凄楚的笑容,却犹有几分欣慰之色。
 
    我等着你来娶我。
 
    我等到了现在。
 
    我一直在等。
 
    但是你……却再也不来了……
 
    “当然,若是我真死了,就麻烦看到我遗书的兄弟去告诉她一声,我变心了,娶了一个什么都比她更出色的女子,避世隐居去了……”
 
    这番话,云扬念出来,月如兰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就变了。
 
    先是变得惨白,然后变得通红,然后转为两眼喷火,紧紧的咬着牙齿,咻咻喘气。
 
    “这个混蛋!他怎么敢?怎么敢?”月如兰骂了一句,却又流下泪来。
 
    “……蛟龙珠,给我妹;一块玉……是兰儿的……也可以还给她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云扬打开密室之中的一个暗格,拿出来的一颗蛟龙珠以及一块玉,刚刚才醒转过来的计灵犀呻吟一声,又晕了过去。
 
    月如兰纤纤玉指紧紧的攥住这块玉,几乎要将那块玉碾成粉碎一般。
 
    但她终究还是小心翼翼的,珍视异常的,将这块玉放进了自己怀里。
 
    “……当年,我曾经给兰儿留下一句话,等我成为风云英雄,必带十万大军,迎娶你过门……本来我的这份心意,至今未改,不过,若是这封遗书最终被你们看到了,那才真是英雄一梦,红颜一生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说完了。
 
    后来的给月如兰做做媒等之类的话,云扬没有念。
 
    他不想念。
 
    他知道,若是自己真的全部念出来,月如兰的心,必然会被再一次的狠狠伤害到。
 
    “就是以上这些了……”云扬声音很空洞:“剩下的,大抵就是我们兄弟们之间的秘密了,与你们无关,知也无益……”
 
    月如兰抱着计灵犀,呆然半晌,久久不语,只有眼泪长流,潺潺而下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qdzdkj.com/a/www_rf3788_comdenglu/20180507/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