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位兄长尽都殒身云扬没有任何感情起伏的声音

www.rf3788.com娱乐 admin 浏览

小编:两女怔怔地看着面前这幅画,泪眼婆娑。 明明只是一幅画,但给人的震撼感觉却是如同身临其境,整副灵魂,也为之震动! 一时间,两女谁也说不出话来。 这一刻,所谓蕙质兰心,所

 两女怔怔地看着面前这幅画,泪眼婆娑。
 
    明明只是一幅画,但给人的震撼感觉却是如同身临其境,整副灵魂,也为之震动!
 
    一时间,两女谁也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这一刻,所谓蕙质兰心,所谓聪慧过人,尽皆不存,全副的精神,尽都被这幅画吸引。
 
    过了好一会,计灵犀一个激灵之余,愕然发现,密室之中的云扬赫然不见了身影。
 
    “云扬呢?”
 
    计灵犀不由自主问道。
 
    月如兰被计灵犀一言惊醒,擦擦眼泪,亦转头寻找,却也找不到云扬踪影。
 
    两女愣然半晌,云扬刚才分明就在这里,如今却又去哪里了?
 
    这间密室一共就这么大的空间,一眼扫过便可看尽,密室的大门刚才关闭之后,就再未开启,云扬能去哪里?
 
    月如兰忽而灵光一闪,转头再看那画像,明明是同一幅画卷,但此刻再看,却似乎感觉与上一刻所见有什么地方不同了……
 
    两女心中感觉如一,彼此对望一眼,又自楞了片刻。
 
    这是,画像中突然传出了云扬的声音:“我在这里。”
 
    两人吃了一惊,齐齐循声看去,只见那本是八个人物的画像图卷,现在赫然变成了九道身影。在计凌风那位风尊的身后,一片云雾之中,更多了一道身影。
 
    正是云扬!
 
    云扬此际竟然汇入了那画卷之中,以画卷人像之身照见自己二人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计灵犀一下子愣住:“怎么?”
 
    眼前种种,委实是超出了计灵犀对于世事所知的范畴,人,一个活生生的人,怎么可能融入画卷,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,难以想象了!
 
    云扬叹了一口气,自画卷中脱离出来,飘身而下;淡淡道:“我是云尊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,算是对于刚才状况的解释,也是对自己身份的自呈!
 
    留意到云扬走下来的轨迹,两女讶然发现,在云扬原本置身的那个位置上,赫然有一个人形凹陷;之前云扬正是站在那上面,一如当真是融入了那幅画卷之中,全然没有半点违和!
 
    而此际云扬说出来的一句话,就只得四个字,却在两女心中猛然间炸雷一般猛然轰响。
 
    让两女齐齐感受到头晕目眩的感觉!
 
    云尊!
 
    九尊之智尊!
 
    九尊之老幺!
 
    还是……计凌风的九弟!
 
    怪不得,他能知道计凌风的事情!
 
    “这幅图卷……是你作的?”月如兰红着眼睛问道。
 
    说出来,不待云扬回应,便已经确定了。
 
    除了云尊,谁还能画得出这么形神兼备的图卷?
 
    纵使遮蔽了面目,仅有蒙面黑衣,但凭着各自的气势形态,便呈现出那个人的独特风采!
 
    就连画面上,那一双双眼睛,也都是各具特色,端的细致而微,见微知著地将每个人的性格特色,表现得淋漓尽致,惟妙惟肖!
 
    “这是我哥……”计灵犀走上前,伸手抚摸着风尊的画像,喃喃道:“哥,你在哪?你不要你妹妹了吗?”
 
    月如兰也是痴痴的望着,泪水不自觉的流淌下来。
 
    此刻的画卷之上,只得八个人。
 
    最后的一尊,云尊,就在自己身边,结合外界传说,两女心中已然有了一份明悟。
 
    但,却仍然不敢相信,不愿意相信,期盼万一的侥幸。
 
    但纵使不敢相信,不愿意相信,不肯放弃那一点点的侥幸,然而心中的悲伤之意,却是无从遏制,在心底涌涌而起。
 
    云扬沉默了一下,还是出声打破了眼前这一份沉痛的寂然。
 
    “计凌风……是九尊之中的,风尊。”云扬喉结动了一下,干涩的说道:“我的八哥。”
 
    计灵犀与月如兰都是怔怔的看着他,目光恻然。
 
    两女的眼睛这会早已经红了,却仍旧是勉力地睁大了眼睛,满眼尽是倔强地看着云扬,等待那个即将到来的答案。
 
    纵使两女早就猜到了结果,但仍要云扬亲口说出来才肯相信。
 
    九尊九尊,顾名思义是九个。
 
    画像上只有八个。
 
    还剩下一个站在自己面前。
 
    对于这个早有预指的状况,早已经是不言而喻,但万一的侥幸,仍旧不灭。
 
    “八哥……他……他已经……”云扬闭上了眼睛,脸色木然,如同一尊雕像,没有丝毫的表情,干涩的声音,在这寂静的密室中,便如惊雷,一字字的炸响。
 
    “……已经……故去了!”
 
    “天玄崖一战……诸位兄长尽都殒身。”云扬没有任何感情起伏的声音:“……就只剩下了我自己……一个人……”
 
    他的心在割裂。
 
    这是他第一次,将这个事情亲口说出来。
 
    我的兄弟……已经故去了。
 
    这种亲口说出来的感觉,亦等于了自己已经承认了这个事实。
 
    而这个事实,却是以往云扬自己极力否认的的真相!
 
    不想承认!
 
    不愿承认!
 
    不肯承认!
 
    但是今天,此时此刻此地,面对着八哥的妹妹和未婚妻,他却必须要将自己的伤疤,再一次血淋淋的揭开,纵使痛彻心扉,神魂俱伤,还是要说!
 
    月如兰娇躯一颤,却勉力支撑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。
 
    一双泪眼望着云扬,颤抖着声音,努力的追问道:“然后呢?”
 
    计灵犀娇躯却自软软倒下,两眼空洞无神,嘴唇颤抖着,喃喃道:“我哥哥……我哥哥……没了?”
 
   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我们身份特殊,即使是兄弟之间,也是谁都不知道彼此的真实身份和本来面貌;所以……老大说……让我们每个人,在出任务之前,早早的留下遗书……以备万一……”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qdzdkj.com/a/www_rf3788_comyule/20180507/7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